<menuitem id="8zeqy"><object id="8zeqy"><wbr id="8zeqy"></wbr></object></menuitem>
<li id="8zeqy"><ins id="8zeqy"></ins></li>
<li id="8zeqy"><ins id="8zeqy"></ins></li>
<li id="8zeqy"><s id="8zeqy"></s></li>
<li id="8zeqy"><s id="8zeqy"></s></li><sup id="8zeqy"><menu id="8zeqy"><small id="8zeqy"></small></menu></sup>
  •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英語教學論文 -> 文章內容

    論英語語言學研究的多維視角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8年08月16日 17:52:30

      摘要:英語語言學研究在新的世紀不再是單純的語言基礎研究,應該本著開放的視野,更加注重研究的深度以及與其他學科連接的廣度,并應隨著學術研究的跨學科發展趨勢,拓寬英語語言學的研究視角。英語語言學研究多維視角的提出有其必要性、合理性及可行性。外語工作者應不斷深化哲學視角、文化學視角及政治學視角研究,推動英語語言學研究在新時期和新階段的進一步發展。


      關鍵詞:英語;語言學;哲學;文化;政治;


      作者簡介:曹鳳靜(1970-),女,遼寧阜新人,阜新高等專科學校外語系副教授,碩士,研究方向:英語語言學及教學法。


      在各個民族和語系,語言學都被看作是一門領先的科學,在科學文化發展中有著十分重要的地位。因為語言作為重要的載體,許多問題都要靠語言去表達和處理,語言與其他學科共生和共融。尤其是作為世界通用語的英語,這種作用就更加突出。基于此,現代英語語言的表達不限于是交流的手段和溝通的工具那么簡單,語言學研究也不再是單純的語言基礎研究,應更加注重研究的深度以及與其他學科連接的廣度,并應隨著學術研究的跨學科發展趨勢,拓寬英語語言學的研究視角,推動英語語言學研究在新時期和新階段的進一步發展。


      一、英語語言學研究多維視角的理據分析


      (一)英語語言學多維視角研究的必要性


      語言與人的關系是一種雙向的交互的關系。一方面,人創造了語言,對語言有支配作用;另一方面,語言又能反過來在一定程度上以其所呈現出來的思想內容及自身的規則方式與理解方式,影響、制約人類的思想行為。這使語言體現出了既有“器”的一面,又有“道”的性能的一面。“道”就是指語言的工具性作用,“器”就是指語言所反映的思想內容。也就是說,研究語言既研究本身的詞法、句法等語法現象,還要研究語言內涵中所表達出來的思想,以及通過語言如何釋放多科性的知識。考察近年來我國英語語言學的研究成果,得到的最突出的信息就是“解釋”和“介紹”。不可否認,這些年來,外語界對國外語言學的研究內容了解頗深,如索緒爾語言學、布拉格學派、哥本哈根學派及美國的結構主義學派等成果悉數在心,但真正創新的著作和論文顯得太少了,并且涉及研究的學科邊界范圍較窄,成果的實踐性較差,本土意識不強。教育部原部長周濟曾經指出:“相當多的科研項目達不到要求,表現為上不著天,與科學前沿發展水平相距甚遠;下不著地,與社會的實際需求關系不大。很多論文只是簡單重復的跟風研究,沒水平也沒有現實意義。”周濟指出了科學研究的發展方向應該堅持既“頂天”又“立地”。這里的“頂天”是指立足于現代科學和技術前沿,緊跟時代步伐,結合我國戰略需求,力求創造世界水平的高科技成果;“立地”是指立足于實踐,緊密結合我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現實問題,著力解決社會發展實踐中的科學技術難題。[1]按照這樣的學術思想,英語語言學研究也應該反思。既要把握學科前沿問題,又要為英語實踐服務。接地氣、導實踐,主要是深刻研究兩種語言學的差異及各領域的應用。新世紀科學技術的迅猛發展,作為學科工具的語言有必要趁勢而上,與其他學科共融,創造學科發展的春天。


      (二)英語語言學多維視角研究的合理性


      哲學認為,事物中矛盾的諸多方面既相互斗爭,又相互依賴,這種斗爭和依賴的相互交替構成了事物發展的總趨勢。這就表明相互依賴的關系也能推動事物的向前發展。從語言方面講,在很長的歷史發展階段,語言都是以國家和民族形式獨立存在,語言之間及語言和其他學科的相互研究借鑒是從20世紀以來才逐漸興起。包括英語語言學在內,過去很少與其他學科跨界聯系。從哲學的角度,這顯然阻礙了語言學的發展空間。哲學的矛盾學說為英語語言學的研究和發展提供了借鑒,也為英語語言學跨學科研究提供了哲學理論基礎。英語語言學產生于英語民族和國家,他們本土的語言學家研究自己的民族語言可以說是近水樓臺。中國的英語語言學者研究英語語言學由于上述背景的限制,超越或趕上他們的本土同行是相當困難的。但不是不可以研究,而是突出中國這個大的背景和前提,突破和創新英語語言學的研究藩籬,與實踐結合,把英語語言進行我們的本土化研究,拓寬研究領域,開拓新的視角,把研究成果作中國式的理解并推介到中國語言學實踐。這里的領域包括哲學、文化學、心理學、政治學等。


      長期以來,我們多認為語言作為交流工具與其他學科視角風馬牛不相及。但在新的時期這種觀點已不適應學術的發展,普遍聯系已經成為學術發展的趨勢。就是說,語言的發展離不開現實世界,事實也逐漸證明了這一點。就連語言本身也因為現代科技的發展增添了新的內容,如英語詞匯的變化發展:mouse鼠標;Lasercomp電腦激光照排等。其他如世界經濟政治的發展,也使語言更加豐富,如Watergateincident水門事件,政治丑聞;theFourthWorld貧窮的國家等。由此看出,英語語言學的多學科多視角發展為其研究提供了基礎和合理性。


      (三)英語語言學多維視角研究的可行性


      什么是語言學?多數語言學家認為是對語言的科學研究。這種對科學研究的理解是從大的方面講,其實是對整個語言系統的探討,當然,這個系統的外延是非常大的。


      語言是人類生存的載體,那么,語言學也是與人類密切相關的學科,其必然與人類的發展同步,否則,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英語語言學研究的發展方向具有兩種傾向:其一是向研究的深度發展;其二是向橫的方向發展,拓展與其他學科的交叉。這兩個方面協調發展對英語語言學同樣重要。英語語言學本身實踐的發展需要跨學科研究。上世紀中葉,喬姆斯基在《句法結構》的著作中認為,語言學研究不能僅限于語言行為,重點是培養語言能力,必須轉到關注語言運用這個實踐上來,打破限制,擴大視野,從不同視角和其他學科因素加以探討。自此,英語語言學跨學科交叉趨勢更為明顯。從英語語言學的跨學科研究對象來看,可以開展的應用性跨學科的研究。


      在新的形勢下,這些學科與人們的日常生活緊密聯系,具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也就是說,英語語言學會隨著社會生活的發展和變化,不斷與其他學科連結,逐漸形成跨學科研究體系,服從和服務于人類的社會實踐。


      另外,語言學本身的發展對其他領域的發展也可起到促進作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在各種通訊理論跨學科實踐研究中涉及了理解大腦的結構和功能(神經生理學)、大腦語言聯結(交流生物物理學)、言語和語言的性質這樣一些基本的問題,這些領域的研究促進了麻省理工學院著名的語言學系的興起。[2]同時,英語作為世界通用語,其與通訊理論的結合,促進了世界通訊事業及交際的發展。以上情況說明,語言這種社會現象不可能獨立地發展,也不可能在社會真空中發展,外部的社會要素或多或少都對英語語言產生影響和制約,或者與社會系統中的相關要素發生聯系。只有把英語放在社會的大系統中,才能更全面地揭示其語言的屬性和規律。從多維視角考察英語語言學,更能真實地反映英語的地域特征、民族文化、社會心理及豐富復雜的內部結構,加深對英語語言的認識和功能的理解,為英語之外的國家和民族更恰如其分地運用英語及跨文化交際奠定基礎。


      二、英語語言學研究多維視角探究


      (一)英語語言學研究的哲學視角


      語言學和哲學是分不開的,如何觀察世界決定著如何看待語言。有學者講過:“語言學家的工作很大程度上以哲學家的概念和框架為基礎,為出發點”。[3]英語國家學者不乏利用哲學視角研究英語語言的傳統,這從國外的著作和論文成果可以得到證明。哲學為英語語言學的研究和發展提供了新的方向,開拓了新的視角。上世紀初,英國語言哲學家維特根斯坦在《邏輯哲學論》一書中首次構建了語言哲學體系,提出并主張語言學問題研究中引入哲學思想,只要語言能表達的內容,就可成為哲學加以探討的對象。自此,標志語言哲學這一跨學科領域的誕生。維特根斯坦認為語言中隱含的意義表現在具體的應用中。他主張的“一個詞的意義就是它在語言中的用法”這個論斷被很多語言學家和哲學家認同。維特根斯坦特別重視說話者的話語與其所處的環境之間的關系,主張善于從話語與環境中分析找出潛在的價值,以及不同的話語在不同語境中的表達方式,根據語境確定它們的不同意義。另外,他還重視說話者的語言習慣,從習慣中體會把握詞語的應用價值和哲學思維。維特根斯坦的語言哲學思想不僅對哲學研究開辟了新路,更是對語言學的發展注入了新的生機。


      對英語語言現象的研究涉及的范圍很大,從一個單詞或者一個句子都可以做多角度的分析,但一般來講,首要是從哲學角度,然后才從社會學、心理學等方面研究。因為大量的社會現象以及人們的心理活動都受制于某種哲學思想的引導,都遵循各自的哲學觀點。語言學研究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探討兩種語言包含的哲學觀,以及如何看待不同民族的文化心理。這里我們所指的哲學觀包括兩方面的內涵:一是英語語言中反映的英語民族的哲學思想。理解英語語言不能單純理解它本身,對其哲學思想的感悟和理解能夠避免由于跨界語言的交流而產生的溝通障礙和理解偏差;二是英語語言中暗含的修辭哲學和語言藝術。這是說話者在構建語言過程中隱蔽的哲學痕跡,也是我們科研工作者應該挖掘的成分。不過,隱藏在語言中的哲學成分是很難挖掘的,并且,這種挖掘出來的成果是動態的,不斷有新的發現出現,也不斷有新的研究課題。從一個側面來講,這也昭示了英語語言哲學視角研究具有強大的生命力。


      語言是手段、工具,人們利用它來彼此交際,交流思想,達到互相了解。語言是同思維直接聯系的,它把人的思維活動的結果、認識活動的成果用詞和句中詞的組合記載下來,鞏固起來,這樣就使人類社會中的思想交流成為可能。[4]很多時候語言反映了說話者的思想感情,滲透說話者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從哲學的學科分支角度,英語語言學的哲學思想研究視角可以拓展到倫理學、美學和邏輯學領域。


      英語語言經常會傳遞涉及倫理道德的內容,這些內容對提高人的精神境界、引導人們的價值觀念具有積極意義。如Herculeschoice這個短語就有著這樣的內涵。相傳在遠古時期的夏天,赫拉克勒斯在家鄉的一處地方看書,當時走過來兩位女神,一位自稱是享樂女神(Pleasure);另一位自稱是善德女神(Virtue),她們對赫拉克勒斯分別承諾了不同的條件。享樂女神提出給予他無盡的物質享受;而善德女神說可以讓他長生不老。赫拉克勒斯逐漸明白她們給自己擺出的是各自不同的人生道路。后來赫拉克勒斯選擇了善德女神提供的道路。這個英語詞組Herculeschoice暗含的文化教益是,對于人來講,不能貪圖一味的享樂,要善于吃苦,同樣得到好的回報。后來,Herculeschoice在詞義的理解方面作了這方面的引申。這里表明了通過語言的研究可以化解人們的倫理困境。


      英語語言作為古老的西方重要的交流工具和世界通用語,具有積淀豐厚的美學魅力,在世界語言寶庫中閃耀著美麗的光芒。在英語語言學研究中,要擅于挖掘英語語言本身所蘊含的美學因素,培養人們認識美、注意美、理解美、發現美和欣賞美的意識,發揮英語語言的美學功能。語言學家錢冠連曾說,世界上任何一種語言本身就是一種美的藝術,蘊含著一定的美學特征。英語語言中的美學內容主要體現在品味感受語言美、欣賞語言美、運用語言美、創造語言美等方面。通過對英語的音、形、意及美的關注和研究,能夠深入領會西方的語言哲學思想。


      (二)英語語言學研究的文化學視角


      語言是文化的載體。進行英語語言學研究本身就是一種跨文化交際過程。按照近代認知發展論的創始人皮亞杰的觀點,語言學這門學科是其他各種學科的引領學科,是人文方面的最先進學科。我國學者吳國華教授主張把語言的因素、哲學的因素、社會的因素、心理的因素等綜合起來一起研究,并且把它們分成兩個符號系統,即第一和第二符號系統,其中語言是第一符號系統,其他的社會文化系統為第二符號系統。其實國外也有類似的分類;如:[5]


      這種分類方法雖然與我國學者吳國華教授主張的存在差異,把文化過程和文化產品作為后語言結構,但可以肯定的是語言和文化的密切關系,并且也側面說明了語言學和其他學科之間的某種結構關系。


      西方的語言學研究涉及文化現象已經非常普遍,而在我國的英語語言學研究中,探討語言中的隱蔽文化方面雖然近年已經開始重視,不過成果還相對較少。這方面研究應該側重英美語言以及與漢語中民族觀念、價值觀念、社會觀念的比較研究。英語語言作為一種符號,大多數人認為其是任意組合的,并且是約定俗成的,這種觀點甚至某些語言學家也給予認同。其實這是給人們的一種假象。越是在文化方面十分強大的語言體系里,給人們的這種假象就越常見。但是,無論是在哪種語系里,其表達方式都是以該民族的文化或者以該民族約定俗成的行為習慣為遵循的。這種約定俗成的習慣反映著該民族的文化結構及其內在規律,對其探究,正是現代英語語言學研究的基本精神。尤其在跨文化交際過程中,相對民族語言的文化意識不強、文化信息缺乏都會成為交流的障礙。一是要研究英語的特殊詞匯意義的內涵和外延,不可望文生義;二是要研究傳遞的語言句子中隱含的文化信息。如在做白象牌電池廣告時,我們通常把這個品牌翻譯成“whiteelephant”。如果肆無忌憚地向西方英語國家推銷,會令當地人質疑的。因為“whiteelephant”在英語中還有“笨拙”的意思,結果很可能使推銷達到事倍功半的效果。除此之外,研究英語語言學的文化不能不研究其語言禁忌。禁忌是世界各民族廣泛存在的一種文化現象,是社會文明的象征,其中語言禁忌是其主要表現形式。近年,對于英語語言的禁忌問題已有研究,但是針對某些詞匯、某一現象及某一具體用法方面研究頗多,而涉及英語語言學禁忌的動態視角關注較少,缺乏禁忌的時代性把握,所以,這方面研究還有很大的研究空間。禁忌語是可變的,隨著時代的發展其也會發生變化。禁忌語這種文化現象對其分析主要是考慮性別、修養、背景或場合,也就是隨時空及語境的變化而變化,不能脫離上述條件進行抽象地研究。總之,英語語言學的文化研究,可以吸收、借鑒英語國家的思想和文化,放眼國際視野,促進人類社會的進步。


      (三)英語語言學研究的政治學視角


      語言和政治的關系非常密切。尤其英語作為世界通用語的地位的流變,與政治是分不開的。在古代歐洲,由于羅馬的強盛及其當時的政治地位,歐洲的通用語是拉丁語。18世紀初,法國地位上升,法語成為了歐洲的通用語言。法國大革命失敗后,國力衰落。這時,19世紀大不列顛帝國強盛,動搖了法語的地位,英語地位逐步上升,特別是兩次世界大戰后,美國成為世界大國,英語從此奠定了世界通用語的雄霸地位。在語言的這種與政治的天然關系影響下,加之語言的交流符號功能,在國際政治關系中英語的語言現象應該受到重視并加以研究和探討。英語語言學的政治視角研究應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從理論層面探討英語國家中的政治語言的應用。語言往往代表個人的思想或行為,也代表和反映一個國家或者民族的社會及心理取向。大到國家名字的命名,小到國家的某個細微的政策,都會反映出這個國家的政治制度的特征。這種語言學的政治研究,就是通過政治語言現象,恰當、科學考究和理解該國的政治現象,以此了解和判斷其政治走向。因為政治理念、方針、政策具有與時俱進的特征,不同時期這些政治理念是不同的,必須通過英語語言學研究獲知背后的意義。


      二是通過對英語話語描述的研究,探究英語國家的國際政治和外交政策主張。外交語言在表述上有其獨特的表達方式,并且涉及的面比較寬泛,如政治談判、商貿合作、文化交流等領域。并且,在外交方面經常使用模糊性語言。在外交語言的言語交際中,主體常常會受到所處的身份、表達環境、交流的主題,或者其他方面因素的多重影響。一般來講,多使用常規的模糊語言處理外交辭令,或者使用的語言表達趨于委婉、靈活,以用來掩飾、回避非常敏感的話題。再有就是考慮禮節因素,避免由于語言造成直接沖突。在外交中它不僅是一個有趣現象,也是不可缺少的行事手段。我們都理解的是,政治家及政治人物有些場合說的話未必是表面表達的那個意思,英美國家也是這樣。所以在英國有學者專門編纂所謂的辭典,幫助民眾了解部門首長與國會議員所使用的讓人似懂非懂的政治語言。從這個角度講,英語語言的模糊性研究空間還有很大,僅從詞匯、句法和篇章三個層面對其進行分析,是遠遠不夠的,隨著模糊語言學理論體系日益完善和發展,有必要對此進行更加廣泛的研究。


      三是加強政治方面英語的修辭學研究。英語語言學具有悠久的歷史,很多研究方法可以運用到其政治學的研究視角之中,修辭學便是其中之一。前文講到的政治語言的模糊性,其中包含的英語語法現象之一就是英語的修辭現象,即隱喻。美國認知語言學家萊考夫對政治非常關心,認為隱喻在政治話語中發揮一定作用。指出,隱喻是人類的生存方式,按照隱喻這個手段,對思維和語言的奧秘進行探索,并以此分析政治話語,會發現理解當代國際政治話語的新視角。政治家往往通過語言展示其領導風范和個人魅力。但在不同的國家和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對于政治語言的隱喻的解讀和理解也會有偏差。如美國第35任總統肯尼迪在就職演說中的一句話:“asknotwhatyourcountrycandoforyou;askwhatyoucandoforyourcountry。”在日本首相佐藤榮作的傳記中將其理解為:“你們不要問你們的國家能為你們做些什么。反之,應該問一問,你們為了你們自己能做些什么。”這與我國外語界的翻譯完全不同。我們把它理解為:“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們做些什么,而要問你們能為國家做些什么。”二者貌合而神離,意思卻大相徑庭。從country的詞義上看,一是指“國家”;二是指“整個國家的人民”;三是指農村地區;四是指故鄉、家鄉。我國學界把country一詞都譯為了“國家”,而佐藤榮作把第一個“country”譯為了“國家”;而把第二個“country”理解成了“你們自己”。同樣的政治名言,通過不同的理解,在這里也反映出日本與中國民族和文化的差異,我們強調的是“公而忘私”為國家,而日本彰顯的是“個人奮斗”回歸家庭的價值觀。所以,語言學的政治視角研究不僅強調理論研究,同時也可以區分政治文化的差異,為與英語國家之間的外交實踐服務。


      三、結語


      近年來,世界范圍的交流日漸活躍,這也為我們打開了通向英語語言學研究的世界之門,為借鑒國外研究理念和研究方法,拓展多方視角創造了條件。英語語言學研究應該是開放的和多維的,隨著社會的發展不斷吸納新的知識和領域,達到理論和實踐的結合。英語語言學研究不僅要關注社會人文視角,隨著科技的發展,與科學技術學科的聯系會日益加深,就其研究角度來說,還會有很多分支和細化,應逐步推進研究。從這個意義上說,英語語言學因其復雜性和可研空間,對其的探索和研究還要經歷漫長的過程,具有良好的發展前景。


    网赌一天赢一点现实吗
    <menuitem id="8zeqy"><object id="8zeqy"><wbr id="8zeqy"></wbr></object></menuitem>
    <li id="8zeqy"><ins id="8zeqy"></ins></li>
    <li id="8zeqy"><ins id="8zeqy"></ins></li>
    <li id="8zeqy"><s id="8zeqy"></s></li>
    <li id="8zeqy"><s id="8zeqy"></s></li><sup id="8zeqy"><menu id="8zeqy"><small id="8zeqy"></small></menu></sup>
  • <menuitem id="8zeqy"><object id="8zeqy"><wbr id="8zeqy"></wbr></object></menuitem>
    <li id="8zeqy"><ins id="8zeqy"></ins></li>
    <li id="8zeqy"><ins id="8zeqy"></ins></li>
    <li id="8zeqy"><s id="8zeqy"></s></li>
    <li id="8zeqy"><s id="8zeqy"></s></li><sup id="8zeqy"><menu id="8zeqy"><small id="8zeqy"></small></menu></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