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8zeqy"><object id="8zeqy"><wbr id="8zeqy"></wbr></object></menuitem>
<li id="8zeqy"><ins id="8zeqy"></ins></li>
<li id="8zeqy"><ins id="8zeqy"></ins></li>
<li id="8zeqy"><s id="8zeqy"></s></li>
<li id="8zeqy"><s id="8zeqy"></s></li><sup id="8zeqy"><menu id="8zeqy"><small id="8zeqy"></small></menu></sup>
  •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倫理學論文 -> 文章內容

    河南省公眾對安樂死的認知、態度及意向調查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8年08月17日 09:15:58

      目的:了解河南省公眾對安樂死的認知、態度及意向,為在該人群中開展有針對性的知識宣傳及相關部門采取相應措施提供參考依據。方法:針對河南省公眾特點,自行編制“河南省公眾對自愿安樂死認知調查問卷”,對1000位河南省公民進行調查,內容包括一般人口社會學特征,對安樂死的認知、態度及意向。結果:75.6%的被調查者對安樂死有一定了解,不同職業的被調查者對安樂死的認知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50.3%的被調查者贊成安樂死,52.6%的被調查者贊成安樂死合法化,并且學歷越高者越傾向于贊成安樂死合法化(P<0.05),醫生的贊同率僅有36.8%。60.5%和58.8%的被調查者分別認為安樂死屬于社會問題和倫理問題。結論:河南省公眾對安樂死總體知曉率較高,多數人對實施安樂死和安樂死合法化持謹慎態度。普通公民應在現代醫學倫理觀的指導下正確看待安樂死。


      關鍵詞:安樂死;認知;態度;意向;


      作者簡介:田甲樂


      “安樂死”一詞最早源自希臘文euthanasia,本意為“快樂死亡”或“尊嚴死亡”。我國學者給安樂死下的定義是:患不治之癥的病人,在危重瀕死狀態時,由于精神和軀體的極端痛苦,在病人及其家屬的要求下,醫生用人為的方法,使病人在無痛苦狀態下度過死亡階段而終結生命的全過程[1]。安樂死在國外已有很久的歷史,然而,在我國圍繞安樂死的醫療糾紛和法律糾紛卻很多,但因缺乏明確的法律依據,在審理和評價上都遇到困難。安樂死已成為我國法制建設不能回避的問題。同時,隨著我國老齡化程度的加深、各種難以治療疾病的增多和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安樂死將成為樂于倡導的倫理道德之一[2]。公眾對安樂死的態度對安樂死在我國的發展有重要影響,河南省作為我國人口最多、地理位置居中的省份,對該省份的公眾進行安樂死認知現狀的調查研究,可以為我國安樂死的立法提供參考。


      1資料來源與方法


      1.1研究對象


      針對河南省公眾特點,自行編制“河南省公眾對自愿安樂死認知調查問卷”。以河南省普通公民為研究對象,調查覆蓋新鄉、鄭州、洛陽、開封、信陽、濮陽、安陽、駐馬店8個地區。采用整群隨機抽樣的方法,本次調查共發放問卷1000份,回收問卷963份,有效問卷950份,回收率96.3%,有效率95.0%。


      1.2研究方法


      調查內容包括一般人口社會學特征,獲得安樂死的途徑,對安樂死的認知、態度,對實施安樂死的意向等24項問題。2013年6-7月進行了預調查,并根據結果對問卷進行修改。2013年7月組建多個調研小組到達河南省多個地區,通過問卷調查和走訪,了解河南省公眾對安樂死的認知情況。


      1.3統計學方法


      對問卷進行統一編碼后應用Excel電子表格建立數據庫,應用SPSS17.0統計軟件對數據進行描述性分析。


      2結果


      2.1被調查者的一般情況


      被調查者性別:男性496人(52.2%),女性454人(47.8%)。年齡:18-30歲608人(64.0%),30-50歲266人(28.0%),50-70歲57人(6.0%),70歲以上19人(2.0%)。職業:農民190人(20.0%),工人190人(20.0%),農民工95人(10.0%),學生399人(42.0%),教師38人(4.0%),醫務工作者19人(2.0%),其他19人(2.0%)。文化程度:大專及以下475人(50.0%),本科418人(44.0%),本科以上57人(6.0%)。


      2.2對安樂死的認知情況


      950名被調查者中,40人(4.2%)對安樂死“非常了解”,57人(6.0%)有“較多了解”,“只是聽說過”和“沒聽過”的分別有621人(65.4%)和232人(24.4%),說明河南省公眾對安樂死知曉率較高,但只是淺層的理解,并未深入了解。被調查者對安樂死認知率在8個地區分別為新鄉12.8%、鄭州13.2%、洛陽12.6%、開封12.7%、信陽12.4%、濮陽12.1%、安陽12.3%、駐馬店11.9%,差異無統計學意義。


      被訪者對安樂死的認知渠道主要是電視和報紙,其比例為50.6%(481人),有88人(9.3%)是通過家人或朋友了解,有343人(36.1%)是在學校教學過程中了解的,只有38人(4.0%)表示曾通過政府機構了解安樂死。


      不同人群對安樂死的認知情況見表1。男性、年輕、文化程度較高的被訪者對安樂死的認知程度相對較高。不同職業的被調查者對安樂死的認知情況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


      對安樂死內涵的理解的調查顯示,認為安樂死是“對生命不負責任”的占14.1%,認為安樂死是“對瀕死病人的生命質量和死亡尊嚴的尊重”的占34.0%,認為安樂死是“一種優化的死亡過程”的占42.9%,認為“當事人沒有權利選擇死亡”的占4.3%,“不清楚”的占4.7%。


      2.3對實施安樂死的態度


      調查顯示,有50.3%的被調查者贊成安樂死,25.9%的被調查者不贊成安樂死,23.8%的被調查者沒想過。57名學歷為本科以上的被調查者中,有46人(80.7%)贊成安樂死,475名大專及其以下文化程度的被調查者中,僅有193人(40.6%)贊成安樂死,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在對醫生這一特殊職業的調查中,19名被調查者只有7人(36.8%)贊成安樂死。被調查者對安樂死贊成與否的原因見表2。


      2.4對安樂死合法化的態度


      調查顯示,有52.6%的被調查者認為安樂死有必要合法化,有27.4%的被調查者認為安樂死沒有必要合法化,20.0%的被調查者認為可有可無。478名贊同安樂死的被調查者中,有462人(96.7%)認為安樂死有必要合法化,說明贊成安樂死與贊成安樂死合法化具有高度一致性。被調查者認為影響安樂死合法化的原因見表3。


      2.5對安樂死性質及決定權的認知


      48.3%的被調查者認為安樂死屬于法律問題,58.8%的被調查者認為安樂死屬于倫理問題,50.6%的被調查者認為安樂死屬于醫學問題,認為是社會問題和哲學問題的分別占60.5%和12.1%(多選)。


      關于安樂死決定權的調查顯示,有38.4%的被調查者認為安樂死應由患者自己決定,有46.2%的被調查者認為安樂死應由患者及其家屬共同決定,有2.8%的被調查者認為安樂死應由家屬決定,僅有12.4%和0.2%的被調查者認為安樂死應由醫生和司法機關決定。


      2.6對實施安樂死的意向


      有71.2%的被調查者表示“當自己遇到絕癥時愿意選擇安樂死”。當家人患有絕癥時,被調查者愿意對其實施安樂死的僅有28.7%。當問及“親人在您不知情的情況下,與醫生單方面達成協議并讓醫生為其實施了安樂死,您會起訴這名實施安樂死的醫生嗎?”,有52.6%的被調查者認為會,27.4%的被調查者比較矛盾,難以作出決定,僅有20.0%的被調查者不會。


      3討論


      作為社會進步的一個重要標志,安樂死有著極其重要的現實意義。由于安樂死問題本身的復雜性及對現代社會道德標準的影響,安樂死是醫學界、倫理學界和哲學界爭論的焦點。目前,我國仍然未對安樂死進行立法,但國內眾多學者研究表明,安樂死在不同人群中都具有較高的了解度。本研究結果也顯示,有75.6%的被調查者對安樂死有所了解,安樂死總體知曉率較高,這可能與安樂死的實際需求增加,老齡化程度的逐漸加深,各種難以治療疾病的增多和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有關。


      本研究表明,50.3%的被調查者贊成安樂死,較姜永東在成都市調查的贊成率(58.7%)低[3],較王俊調查的醫學生贊成率(45.5%)高[4],這種差異可能與調查的時間、地區、人群結構不同有關。隨著社會的發展、文明程度的提高,人們的生死觀有了一定程度的轉變。安樂死是人類理性意識的深化與覺醒,符合現代人道主義精神,是對患者的尊重。


      不同學歷的被調查者對安樂死的態度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學歷越高者越主張安樂死合法化。因為學歷越高者,其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越強,這與何農的研究結果“安樂死觀與受教育程度呈現正相關”是一致的[5]。總體上講,受教育程度越高,接受的知識越多,越能認識到人類有選擇死亡的權力。


      不同人群的被調查者對安樂死支持態度的差異有顯著性,患有絕癥的被調查者更贊成安樂死合法化,這說明患者本身想解除不堪忍受的痛苦。然而,當家人患有絕癥時,被調查者愿意對其實施安樂死的僅有28.7%,主要原因是倫理道德和家庭觀念的影響,更多的家屬選擇臨終繼續救治,延續對患者的感情依戀。大部分被調查者也認為安樂死屬于倫理和社會問題,這也是安樂死立法困難的主要原因。


      在對醫學生的調查中,大部分醫學生支持安樂死,特別是在學習醫學倫理學課程后,贊成率明顯增高,這一結果與梁冬梅的研究是一致的[6]。相反,醫生對安樂死贊同率較低,可能是由于被調查者從事臨床第一線診療工作,職業風險大,且當前醫患關系異常緊張,出于職業保護的需要,他們更傾向于不贊成安樂死,不主張安樂死合法化。此次調查中有52.6%的被調查者表示,如果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親人與醫生單方面達成協議并讓醫生為其實施了安樂死,自己會起訴這名實施安樂死的醫生。這也可能是醫生贊同率較低的原因。


      總之,安樂死的認同率在逐年增高,人們也清楚地認識到死亡是一個科學事實。作為有自我意識的人類,一直在追尋著死亡的意義。安樂死就是人們試圖在死亡事實與死亡價值之間尋找平衡點的探索[7]。人有生存的權利,也有死亡的權利,死亡的權利同其他任何權利一樣,同樣應該受到尊重。一個正義的社會應該尊重每一個權利,一個人處于疾病晚期且極度痛苦時,有權選擇死亡。


    网赌一天赢一点现实吗
    <menuitem id="8zeqy"><object id="8zeqy"><wbr id="8zeqy"></wbr></object></menuitem>
    <li id="8zeqy"><ins id="8zeqy"></ins></li>
    <li id="8zeqy"><ins id="8zeqy"></ins></li>
    <li id="8zeqy"><s id="8zeqy"></s></li>
    <li id="8zeqy"><s id="8zeqy"></s></li><sup id="8zeqy"><menu id="8zeqy"><small id="8zeqy"></small></menu></sup>
  • <menuitem id="8zeqy"><object id="8zeqy"><wbr id="8zeqy"></wbr></object></menuitem>
    <li id="8zeqy"><ins id="8zeqy"></ins></li>
    <li id="8zeqy"><ins id="8zeqy"></ins></li>
    <li id="8zeqy"><s id="8zeqy"></s></li>
    <li id="8zeqy"><s id="8zeqy"></s></li><sup id="8zeqy"><menu id="8zeqy"><small id="8zeqy"></small></menu></sup>